2018年西商大会-> 西商说
访文化顾问
文化顾问
2018-08-06 11:19 新西商 记者:余秋雨

近年来,余秋雨几乎沉寂于公众视线,只有考察,写作,讲课这三件事对他来讲是大事。几个月前72岁的余秋雨回来,突然选择在喜马拉雅选择录制了一档音频节目《余秋雨中国文化必修课》,读者们都有些吃惊。迄今为止,他在手机端的一款唐文化课点击量累积超过 600 多万人次。

作为西安市政府去年“抢来”的文化顾问,潜心研究文化数十年的余秋雨正不遗余力地向世人讲述着“长安”的文化分量。

“唐代是中国文化的最高荣誉所在,因此也是中国文化取得世界身份的最高一级台阶。”他说:“早在唐朝时,人们就已经过上了‘世界性’的生活方式。”

长安人过着一种没有国界的商业生活

跟市面上讲国学、文化的讲课者不一样,余秋雨讲 中国文化有三点值得听众期待:第一,他讲的中国文化,是站在世界视野的角度。第二,他的研究,全部靠脚实地考察得来的。第三,他的考察研究,是经得住时间的检验。

“长安人过着一种没有国界的商业生活。唐代的长安已经习惯了一种世界性的生活方式,这是唐文化的重要基础。”唐朝长安的开放与包容被余秋雨娓娓道来。

“西市是一派异国情调,而奇怪是,正是这种异国情调成了长安城的主调。饭店酒肆很多,最吸引人的当然是胡姬酒肆。姬是女字边的‘姬’,胡姬就是里面的服务小姐,都是中亚和西亚过来的美艳的姑娘。在酒肆的四周,到处可以看到拜占庭风格的建筑、罗马的艺术、印度的杂技,还有很多店铺喜欢装饰希腊的缠 枝卷叶忍冬花的图案。在长安街上你既能看得到波斯人,也能看得到阿拉伯人。我在史料当中也没有发现 过他们在长安斗殴的记录,可见大体上是相安无事。”

余秋雨还讲述了“长安梦”的普适性。“在长安 的街头外国人非常多,三万多名留学生,其中日本留学生就先后来过1万多。留学生也能参加科举考试,单单在唐代的晚期,这种科举的新罗士子,也就是现在朝鲜这个地方的新罗士子就有50多人。大家知道 所谓科举制度,其实就是文官选拔制度,考上了就能做官,因此那些外籍的考生考上以后,也就获得了在 中国担任官职的资格,他们确实也有不少人留在中国做官。不仅有那么多留学生和外国的考生,更难得的是,朝廷对他们非常重视。

“一个波斯犹太人居然担任了中国大使,去拜占庭上任。由此可以证明,唐朝由于世界性的生活方式,一切界限都有可能消除。这种世界性的生活方式又发生在一个世界级的城市环境当中,它的城市环境的等级也是世界级的。”

长安气势无与伦比 幸福指数极高

“我想起18年前的文明遗址考察活动到了开罗, 讲解员骄傲地介绍说这里是古代最重要的城市,但除了长安以外。”在首届西商大会主题论坛上,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聊到了那段往事。他说:“公元 7 世纪以后,大唐以前所未有的气魄崛起,让长安成为当时世界唯一的文明制高点 ;今天,西安的格局已经变了,唐代兴起的兼容并包力量加上今天的力量共同推进,让丝路起点的西安有望再次成为世界的坐标。”

因为讲解员的一句话,让余秋雨感受到世界范围内对大唐、对长安公认的影响力。这种震撼伴随唐代 的辉煌、长安的气魄贯穿余秋雨数十年的研究。当时,余秋雨在研究世界文明与中国文明的关系、古文明繁 荣和毁灭的逻辑关系。

“7 世纪以后,罗马帝国等世界上的很多帝国都走向衰败,但是中国版图上唐朝崛起,为什么会崛起 ?” 余秋雨说,之前和马云也聊到了这个话题。他认为,伟大的唐朝能够建立起来不是依靠诸子百家 ;对比之前的时代,这是一个空前的变化。依靠的是空间掌控力、渗透力以及高度执行力,还有对于周边空间、陌生观念兼容并包的气魄,由此才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唐朝创造出世界文明大汇聚的交融时代。他提到,这种唐风如今可以在一些大企业家身上看到。

“这里是当时世界唯一的坐标。丝绸之路是当时世界文明的唯一的通道,这是人类文明的骄傲。”余秋雨说,当时的长安气势无与伦比,也是一个幸福指数极高的地方。

在对盛世回顾、寻找唐朝辉煌的原因之后,余秋雨说,随后海上丝路兴起,晋商、徽商兴起。但他认为,晋商徽商没落的原因,和当时的文化没有及时指导、支援商业有关,这令人惋惜。文化应该指导社会前进。他提到马云说起现在企业家做的事情,就是大空间的文化思路。

余秋雨认为文化应该指导社会前进。当年他和许戈辉在尼罗河畔探讨唐代的长安如何伟大时,没有想到今天中国的经济能达到如此的增速,中国的商人可以用文化指引商业发展。更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他还能站在西安畅谈文化与商业的关系。“当时在尼罗河边畅谈,没有想到今天会和当代的企业家,聚首到这 个曾经唯一的人类坐标所在地。”

在推广唐文化、文明的过程中,余秋雨听到、看到了西安各方各面,感受到如今的西安有发展的动力、 遇到大的机遇,还有很多正在执行的措施。“世界的 地图变了,西安的格局变了,创造的时机来了。”他说,西安是一个重要创新区位所在,它有可能再次创造出 新的辉煌,成为世界的坐标、人类的坐标,就像当年的唐长安一样。


  编辑:祝凤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