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西商大会
【西商研究】“弃淮入川”:西商踏上新征途
2018-06-28 15:49 第二届世界西商大会官方网站 

明代后期

西商与徽商

在扬州盐场的竞争实力对比

有了新的变化

主要原因是满族贵族入主中原

改朝换代

明末,满族贵族在东北逐渐强大起来,富有政治头脑的晋商,利用出山海关做生意的便利,与努尔哈赤家族建立了联系,为满族定鼎中原做了不少事情。满族入关后,回报晋商,将八大晋商调入北京,成为大内皇商。晋商利用这一政治优势,迅速崛起,成为与徽商在扬州分庭抗礼的商业力量。而富有家国情怀、以汉族正统自居的陕商,此时却在扬州大义凛然地举起“反清复明”的旗帜,与清军做殊死的抗争,表现了西商为义舍利的大义气节。

由于清军在扬州实行屠城,杀人八十万,使陕商在扬州力量尽失,“难以成帮”,他们只好 “弃淮入川”,将资本撤向四川,盼望在战后荒芜的四川积蓄反清复明的力量。直到乾隆二十五年,他们在四川自贡建造“西秦会馆”时,还用一幅“钦祭历有唐有宋有元有明其心实惟知有汉;徽号或为王为侯为帝为君当日之不愧为臣”的对联,表现了反清的强烈愿望和不屈意志。由于西商在四川为自己开辟了新的发展天地,使清代初年“川省正经字号皆属陕商”①形成了“豆腐、老陕、狗,走尽天下有”的垄断局面。到清代乾嘉年间,他们又将经商积蓄的资金,投资自贡的井盐业,形成“川盐投资秦人占十之七八”②的投资热潮,一手促成了自贡井盐业的繁荣。然后,抓住清廷“川盐入黔”的机会,又将势力扩张到云贵。这样进入清代以后,西商上入甘,下进川,在西部的广阔天地里服牛格马,纵横捭阖,成为垄断西部贸易的主要商业力量。而徽商则利用他们在扬州占据优势的地位,将商业力量向江南播散,到处投资,到处开店,形成江南“无徽不成市”的垄断局面,被人们称为“钻天洞庭遍地徽”,成为中国十大商帮中势力最强的商帮。

西贡西秦会馆

进入清代后,中国商界形成了陕商以西北为势力范围,徽商以江南为经营大本营,晋商以华北和绥远为自家领地的“三足鼎立”竞争局面。这种竞争态势,在清代的西安依然表现的十分明显。有记载说,西安蓝田灞源乡“位于商县、洛南、华县、渭南、蓝田五县交界之带,是蓝田境内古驮道的货物集散地……清嘉庆三年,霸龙庙建镇立市行集,当时由鄂、皖、湘、粤迁来此地的客家人,首先在霸龙庙建立了江楚会馆,从安徽带来图纸,修得格外华丽。而晋商联合在古道上从事茶马交易与盐行生意的陕西客商,共同组成山陕商会,在江楚会馆东边修建了‘山陕会馆’,势力大增,结束了徽商在古镇一花独放、雄霸商市的历史,也形成晋陕徽和客家在商业活动中平分秋色的新格局。”③ (执笔:赵沛、李刚等)

注释

① 萧梅性:《四川商业调查》,第27页

② 《四川盐法志》,卷首,“圣谕”

③ 曾宏根:《蓝关古道》,第133页

新时代西商与浙商比较研究课题组

课题组组长:

王作权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院长

高东新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课题组成员:

李 刚 西北大学社科学院教授、博导

赵 沛 西北大学社科学院副教授

李 栋 通济研究院院长

章学锋 西安报业传媒集团西安晚报主任编辑

程丽辉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副研究员

邵振宇 西安旅游设计研究院院长、副研究员

杜雁平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助理研究员

姚 蕾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助理研究员

于远光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助理研究员

  编辑:阿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