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西商大会
【西商总会】抱团发展催生“西商大贾”
2018-06-25 17:06 第二届世界西商大会官方网站 

明弘治五年,实行以“输银于运司”即“花钱买引”的“叶琪变法”,为徽商挤入扬州盐场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当时,宰相叶琪是安徽人,自然代表了徽商的利益;从地理讲,徽州距离扬州仅七百里地,比陕西、山西商人千里迢迢到扬州更有路近省费的经济优势;加之徽商的宗族宗法关系强,血缘亲族关系的纽带使徽商更富有凝聚力,他们利用秦晋商人“苦于朋比无多”①不善抱团,力量分散的弱点,以祠堂集体资金的雄厚实力,趁势而起,成为明代中叶以后淮扬盐场实力最为雄厚的商人集团,从而压倒了秦晋商人。明代万历年间编撰的《扬州府志》,记录了这种微妙的变化:“扬州皆四方贾人,新安(徽商)最盛,关陕山西、江右(江西)次之。”② 这时扬州盐场的商帮实力对比亦发生了变化,徽商成为龙头老大,陕商屈居第二,晋商排在第三。

面对徽商在淮扬盐场的异军突起,为了维护自身的经济利益,克服力量分散的弊端,迫使扬州的秦晋商人实行跨省际抱团发展,联合起来与徽商竞争。由于他们都是来自于西部地区,其经营业务也是以西部地区为主,历史上又有“秦晋之好”的传统,遂被统称为“西商”,即以西安商人为中心以西部为贸易范围包括陕西和山西商人在内的商人集团,从而标志着“西商”的产生。对此清代陕西著名文人刘光蕡有明晰的论述,他指出:“明边重西北,山陕输粟便,故淮盐以西商为大宗。然商仍苦辽远,乃为屯塞上,得粟即输,省运费,边益实而商益富,则多赖陕。”③

从此,明清以来的官私著作一般都将秦晋商人称为“西商”或“西商大贾”,使之成为西部商人的文化符号,以与徽商所代表的“南商”即包括苏、浙、闽、粤等商帮在内的南部商人集团相抗衡,形成南、北两大商人集团分割国内市场的局面,并在不同行业形成稳定的经营态势。对此,《长沙县志》曾有记载,该县志曰:“贩卖皮币金玉玩好,列市盈廛,则江苏、山陕、豫章、粤省之客。北客西陕,其货毡皮之属,南客苏杭,其货绫罗古玩之属。”④(执笔:赵沛、李刚等)

注释 ① 张海鹏:《中国十大商帮》,黄山书社1997年版,第124页 ② 《扬州府志》,万历37年刻本,卷2 ③ 刘光蕡:《烟霞草堂文集》卷4 ④ 同治《长沙县志》卷12

来源:西安智库文:西安市社会科学院课题组 执笔:赵沛、李刚等

出品:西安市工商业联合会 西安报业传媒集团

  编辑:张馨予

分享到: